当前位置: 红网 > 普法频道 > 正文

【2015年度湖南法治人物候选人】谢兵辉:两种癌症压不垮的女法官

2016-06-01 11:33:08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陈宗昊 编辑:严欢

办案中的谢兵辉

  办案中的谢兵辉

  编者按:

  4月下旬,中共湖南省委法治湖南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湖南省司法厅组织省内多家知名媒体对20位“2015年度湖南省最具影响力法治人物候选人”进行了实地采访,4月28日起,红网将每天推出2位候选人先进事迹介绍。

  点击登陆活动官网了解更多候选人和候选事件信息>>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 陈宗昊 湘乡报道

  见到谢兵辉的第一印象是她根本不像一个身患两种癌症的人,无论声音和笑容,都给人一种性格温柔的感觉。2015年7月22日,湘乡市人民法院发出首个“人身安全保护裁定”,以保护曾遭遇家庭暴力的申请人刘某。做出这一裁决的,正是湘乡市人民法院民事审判一庭庭长谢兵辉。

  今年47岁的谢兵辉已经在湘乡市人民法院工作25年,因工作出色先后获得荣誉称号40余次。在谢兵辉主审的3000多起案件中,绝大部分是疑难复杂案件,却没有一件超审限案件,没有一起当事人上访的案件,也没有一起上诉重大改判的案件。2015年谢兵辉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全国办案标兵。

  2009年年初,法院党组决定由她担任民事审判一庭庭长。熟悉法院工作的人都知道,民事审判一庭的案件出奇的多、难、案情复杂、涉及面广,全院所有的重大疑难案件及发回重审的民事案件都由民一庭负责审理。

  由于工作压力大,此前多位民一庭的工作人员都申请调岗,而谢兵辉却二话不说担起了责任。2012年6月和2014年8月,谢兵辉先后被查出患有肺癌和宫颈癌,领导多次征求她的意见,是否换到其他岗位工作,但都被她谢绝了。像平时一样上班,像平时一样办案,同事们劝她“别那么拼命”,但除了微笑表示感谢,她依然选择办理最艰巨繁杂的案子。

  “说不怕死是假的,但躺在家里等死或者自己把自己吓死,我都不愿意。参透了生死之后,我发现多做点工作更有意义。”谢兵辉说,她并不觉得自己多么了不起,“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情。”

  2014年和2015年,谢兵辉在分别住院2个多月的前提下,办结案件350件,调解撤诉率达到70%,没有意见被发回重审。近三年来,民一庭共办结各类案件两千多件,结案率增长50%,案件审结率达到99%,调解撤诉率达到了65%,各项数据排名进入全院先进行列,民一庭的绩效考核排名从垫底上升到全院第一。

  很难想象,这是一名两种癌症患者取得的成绩。

  在民一庭同事眼里,谢兵辉是个业务水平让人敬佩、处事公正让人服气的领导,更是一位性格文静脾气好的贴心大姐。

  同事们还记得,前年在湘乡某乡,一户村民两岁的幼子不慎溺亡在邻居养鸭子的田里,当事人一家悲痛之余,与邻居发生纠纷。到政府机关上访一个星期后,双方最终对簿公堂。因为事件在当地影响较大,谢兵辉决定利用送法下乡的机会,带领巡回法庭在当地学校开庭。开庭当天,有超过千人的附近村民到现场旁听。经过审理,判决被告不负法律责任。

  “因为运用法律合适,庭审公平公正,判决结果得到了现场围观群众的认同。经过耐心做思想工作,原被告双方的矛盾成功化解。整个案件,不仅对双方当事人,包括对现场群众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法治宣传教育。”

  同事们说,谢兵辉这些年从不把自己当做病人,每逢工作上有了难题,她作为庭长都会带领大家一起解决,遇到复杂案件她会主动负责办理。无论是庭前调解还是判决之后,她比任何人都耐心,即使遇到情绪激动的当事人也能心平气和地做好解释工作,最后双方当事人都能心服口服。

  作为一名女性法官,谢兵辉非常注意通过法律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湖南深思电工是湘乡市的标志性企业,厂子从该市的东郊乡搬迁到工业园区,由于离家较远,32名女村民未继续工作,但与厂子存在加班工作、养老保险等众多劳动争议,妇女们采用集体上访、到厂里闹事等极端方式“维权”。

  案件起诉到法院后,谢兵辉作为该批案件的承办法官,本着既要维护工厂正常的上班秩序,又要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的原则,她一方面多次找工厂进行交涉,另一方面利用晩上和休息日的时间,骑自行车一家一家访问原告,谈事实讲法律,“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双方在她的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为妇女追回芳动报酬、养老保险等费用50多万元。

  当然,并不是每一次谢兵辉都能做通当事人的思想工作。

  2015年3月的一天,某建筑公司的熊某找到正在住院休假的谢兵辉。因熊某工地上出现安全事故,自以为“社会关系够硬”的他想把全部责任推给没有赔偿能力的包工头,以看望之名欲托谢兵辉“通融一下”。

  尽管此前谢兵辉也接到了多个帮熊某打招呼的电话,但她依然当面拒绝了熊某和请托人的说情。

  在接到败诉判决书后,熊某气急败坏地指着谢兵辉的鼻子说:“你一个快要死的人了,还瞎折腾什么?你信不信,我联合几个代表就可以免了你的职!”

  “那句说我‘是个快要死的人’,确实让我非常难受。我是一个得了癌症的人,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生命还有多久,但是,无论从法律还是从良心来说,我作为法官都要秉公判决,原则问题上没什么让步余地。”

  工作上,谢兵辉没有遗憾,如今唯一让她觉得愧疚的是自己的女儿。女儿小时候,因为工作繁忙,谢兵辉只能将她委托给邻居帮忙照顾,只能抽空做顿饭陪她一块儿吃,吃完后又匆匆回到单位忙工作。

  等女儿上学后,“到老师家蹭饭”是经常的事,说起这段往事,谢兵辉无奈地笑着说自己孩子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不过,从小聪明懂事的女儿在学习上从没让谢兵辉操过心。2012年,谢兵辉的女儿以超过一本分数线60多分的好成绩考入武警指挥学院消防管理专业就读。

  如今,21岁的女儿即将大学毕业,谢兵辉最大的希望是孩子将来能到离自己近一点的地方工作。“感觉这些年因为忙工作对女儿亏欠太多,她能分配到离我近一点的地方上班,我心里好受一些。如果可以,等将来她有孩子了,我只有多帮着她带小孩,才能稍微补偿一下。”说到这里,谢兵辉脸上有一丝淡淡的惆怅。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