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普法频道 > 正文

超四成政务软件使用难 便民工程为何成形象工程

2018-02-11 09:59:44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作者: 编辑:段宇翔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不少地方也跟上了“流行”趋势,纷纷推出手机政务软件,提出的口号也很响亮“让群众少跑腿,让数据多跑路”。与时俱进,满足公众的需要,提供更方便快捷的服务,原本是件树立政府形象的好事,但现实中,一些政务软件却问题百出,备受诟病,指尖上的便民工程,变成了形象工程。怎么回事,来看记者的调查。

  记者在手机应用商店里,输入“政务服务”进行搜索,立刻出现了上百个政府部门的手机软件。从省级政府到各区县政府,很多都有自己的手机软件。这些软件普遍评分偏低,下载用户也很少,有几款的评论量只有个位数。而这些评论也耐人寻味:“有本事不要通过单位必须下载”;“用政令要求强制下载隶属私人公司的APP”;“被学院强制要求下载,呵呵。一个政要软件居然这么不自信?”

  这些政务软件究竟怎么样?记者尝试用不同的手机,下载了近40款政务软件,进行体验。

  山东政务服务的软件,安装完成之后,一点开就出现了闪退的情况,记者尝试在多款手机上安装,都不同程度的发生了闪退问题,完全无法正常使用。

  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的政务软件,点开后,发现浏览量并不多,大约每条资讯的浏览量都在100次上下。记者点开一条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条资讯的浏览量立刻增加了10多次。

  央视记者 朱慧容:我们再尝试刷新页面,无论刷新多少次页面都没有变化,证明此时此刻并没有很多人在跟我们一起浏览这个网页。但是当我们点进去一条资讯之后,再回来发现这条资讯的阅读量已经增加了10多次。

  一个省级政府的政务软件,首页中,就亮出了自己的成绩单,上线不到一年,访问量2.6亿,下载量超过千万。看起来,各种服务都挺齐全。

  记者随机点击首页“预约诊疗”,结果出现的却是一篇文章,让用户下载省卫计委开发的另外一款软件;再来试试“生活缴费”,记者尝试点开“缴电费”,却出现了“软件想要打开支付宝”,点击同意后,立即跳转到支付宝的缴费页面。

  这款软件的满分5分的评分系统里,只得了2.4分。

  用户点评是这样的:“各种加载、各种跳转、没做好为什么要放上去”。

  这些并不是偶然情况,记者一共下载了40多款政务软件,其中近二分之一都无法正常使用,可以使用的APP当中,大部分用户评分都不足3分。

  测评报告显示逾四成省部级单位政务软件使用难

  前不久,中国软件测评中心,针对70多家国家部委和32家省级政府、网站政务软件的建设情况进行测试。

  测评报告显示:在建设移动手机软件的省部级单位中,39%的单位,仅提供基于安卓版的应用,与公众移动终端应用现状不匹配。对政务软件缺乏定向管理,山寨版本比比皆是。有损政府形象。更让人惊讶的一个数据是:超过40%的省部级机构单位的政务软件存在各种链接失败、兼容性差等不可用的问题。

  记者调查:如此“管理”的政务软件

  尽管出钱又出力,但一些政府机构如此“服务”,老百姓很难买账。这些难用的政务软件究竟是谁在管理?政府管理部门又作何解释?接着来看记者调查。

  这款频繁闪退的山东政务服务软件两年前就上线了,版权属于山东省人民政府,由山东省人民政府主办,省办公厅承办。为了进一步了解更多情况,记者联系到主管部门。对于闪退问题,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这个情况,需要下载了解一下。

  政府工作人员:我得找个应用市场查看一下,都没查到。

  记者:你们自己用吗?

  政府工作人员:我们平时只是管理,没有用过,你这么喜欢用这个APP吗?

  记者:你也觉得这款软件没有人用?

  政府工作人员:我看你打几次电话了,(像你)这么执着用的不大多。这款软件办不了事,办理不行、申报都不行。谁告诉你这款软件能办事的?

  政务软件的初衷就是简化办理流程、优化政府服务。但是在这位工作人员的描述中,这款软件什么事都办不了,只相当于一个手机上的“公告栏”。遇到记者咨询这款软件的用法,他甚至觉得有些惊讶。最后这位工作人员给了记者这款软件开发公司的电话,让记者咨询软件公司。

  调查中,记者发现,相当一部分的政务软件的开发方并不是政府部门,而是软件公司。尝试联系了多家政务软件开发公司后,记者发现做一款政务软件的价格并不便宜。

  某政务软件APP开发公司: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比较强大的APP可能都要上百万。

  几十万,上百万的花费建设一个政务软件,加上后期高额的运营费用,这可不算一笔小开支。但调查中,当记者提到软件不好用的时候,一些政府部门的回答却是还没有弄好,还在建设当中,还在做一些更新。

  尽管这些软件上线已经超过一年的时间,政府部门依然回答还在建设,无法使用是正常的。而当记者联系这些软件开发公司时,却得到了另外的答案。

  某政务软件APP开发公司:我们也跟客户说了,你这个东西如果这么挂出来,老百姓过来看,本来有这个功能,他打不开,它会有些负面的东西。但是有的领导就认为,这个东西我放在这儿,具体的后期再逐步去完善。

  某政务软件APP开发公司:我们这边市政府办公厅在负责,他们说有要求,上面要求必须要做,我们这边领导说是首先解决有无的问题。

  专家分析:政绩至上 便民工程成形象工程

  设想一下,如果是一个民营企业的软件,遇到这样的评分、这样的反馈,可能团队早就急坏了,因为没有用户,就意味着没有收入,公司一定难以为继。但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政务软件上,工作人员却显得习以为常。认为这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问题的根源究竟在哪?

  记者查找到各地政府工作文件,不少政府都制定了“互联网+政务服务”的实施方案,一些政府将“电子政务”写进了十三五规划当中。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汪玉凯:确实有一个原因就是跟风,别人都搞我们也要搞,而且可能上面对这个考核还有一些要求,新手段、新手法,你采取了没有啊,这也是很大的推手。

  调查中记者发现,很多政府部门对于宣传自己电子政务方面的工作,乐意之至。这是某直辖市的一篇报道,题目就是该市政务软件已达21个,市民办事更方便了。而在专家看来,这样的宣传并不科学。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孟庆国:我们强调APP一定是整合式的,不是每个部门建一个APP,到时候我们会眼花缭乱,我们不知道干什么事,要到哪个地方去下载什么样的APP,反而会引起混乱,让老百姓感觉不便利。

  不仅仅热衷于政务软件的数量,浏览量、下载量也是被看重的数据,很多政府,都把些写进了工作文件。但是对这些软件稍加调查,就会发现,与漂亮数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用户评论中大多数用户只给出一分的评分。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孟庆国:我认为大多数(政务APP)都是供给式的,咱们政府部门或者技术部门,感觉大家会需要,所以就搞了很多的APP,就是咱们行政部门和技术方两方的“二人转”,并没有很好地去了解老百姓的诉求,听听老百姓的声音,是不是他们真正需要的。

  央视记者 朱慧容:群众少跑腿,数据多跑路,发展电子政务,本质上,是要求政府改变工作方式,简政放权,变管理为服务。不愿意彻底改变原本的方式,但是却想要跟时髦的互联网扯上关系,为政绩添点色彩,这样情况下产生的手机软件注定只能是个形象工程。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