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普法频道 > 正文

新时代34万中国律师走在依法治国的方阵里

2018-01-16 09:39:02 来源:法制网 作者: 编辑:段宇翔

  法制网记者蒋安杰

  1月7日至8日,在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不久,第十届中国律师论坛在停办七年后,于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蛇口举行。此次论坛是在司法部党组的关心和关切下重启,可谓万众瞩目,不仅吸引了近千名在场律师的目光,也引起全国34万律师以及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

  时至今日,论坛过去一周,很多律师还在朋友圈谈论着、感慨着、回味着。这是中国律师界的一次盛会,不仅仅在于千名律师参与规模之大;不仅仅在于八大分论坛内容之广、之丰厚;不仅仅在于两位部长拨冗莅临规格之高;不仅仅在于论坛为律师们交流提供了重新相聚的舞台。我们必须看到,这是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开局之年、中国改革开放迎来40周年的历史节点,中国律师共同谋划新时代新未来的一次盛会,意义非凡。

  这次论坛上,司法部党组书记、部长张军专门传达了中央领导同志对律师工作的高度重视和关注,对多年来广大律师自觉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道路,以精深的专业知识、缜密的逻辑能力和丰富的实践经验,为当事人提供专业化的法律支持和服务,在推进依法治国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给予的充分肯定;也传达了中央领导同志对新时代律师工作的新要求,广大律师要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引领,继承发扬诚实守信、勤勉尽责的传统,不断提高执业公信力,为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促进更高水平的法治中国建设作出更大的贡献。这既是对律师队伍的鞭策,更是对律师队伍的瞩望。

  律者,律于人,律于己也;师者,作之表,作之率也。律师之义大矣哉!

  第十届中国律师论坛于七年之后再出发、再启航,绝不是要老调重弹,自娱自乐,徒为形式,而是要怀着一颗初心,承载一份责任、一种追求、一份使命。新时代就要有新时代的模样,新时代就要有新时代的作为。在新时代,律师队伍必须回答一个事关根本的“律师之问”,这就是律师队伍如何才能成为依法治国值得信赖的一支重要力量?有了这样的前提,我们再回味第十届中国律师论坛,亮点纷呈就有了更深和不同的内涵。

  中国律师离不开党的领导

  第十届中国律师论坛让律师们充满期待,最大的期待也许莫过于张军兑现了他和律师的那个“约定”,2017年8月29日“68位刑辩律师首次与部长面对面”座谈会上,当时有律师建议恢复停滞多年的中国律师论坛,部长现场回应“应该重启,届时我一定争取参加”。果然,部长没有让律师们失望,真的来到了论坛上。

  一如既往,这次盛会张军依然表达了他是以老朋友的身份来说说心里话。“在来论坛前,我这篇发言,请资深律师帮助看了看,讲些什么更有针对性?也请入门不久的年轻律师提意见。因为是朋友,他们实话实说,在党的领导这一部分有套话,但以你的身份,还是得讲。这是律师朋友说的真话,但我不认为讲党的领导是套话。”听部长这样说,现场响起了律师们的笑声,这份坦诚顿时拉近了部长与律师们心与心的距离。

  为何不是套话?张军说,因为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社会主义法治最根本的保证,这是实实在在的。在深化律师制度改革进程中,司法部出台了多方面的举措,加强律师行业党的建设则是其中最核心的重大问题。没有党的领导就没有律师事业发展。坚持党对律师工作的领导、加强律师行业党的建设,不能是一句口号,更不是权宜之计,是与中国国情完全契合、完全相适应的基本制度安排,是事关律师事业长远发展的政治制度安排。

  2017年10月24日,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10月26日,司法部党组决定成立全国律师行业党委。这是律师行业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加强党的领导、全面加强党的建设的重要举措。

  张军认为,坚持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律师制度之魂。加强律师行业党的建设就是一项铸魂工程,是全面加强党的建设伟大工程重要内容之一。律师事业发展、律师行业自律必须坚持党的领导,我们不仅要理直气壮地讲出来、制度安排上写出来,更要在律师履行职责的方向把握中坚定不移、脚踏实地做出来。

  “身为律师,在伟大的有过深重苦难历史的新中国新时代执业,如何在深思真懂的基础上始终坚定四个自信,是每一位迎接新时代的律师朋友首先要面对的实际问题,是绕不开的,因为我们是法律人。”张军语重心长地说,没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无论从事出庭还是非诉律师业务,在业内挺起胸膛做一名有影响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大律师几无可能。

  张军在论坛上推心置腹的报告,就是想告诉每一位律师:你若想成为一名负责任的律师、优秀的律师和成功的律师,千万不要在这个原则问题上犯错误,千万要守住自己和事业的底线与红线。

  对此,深圳邱旭瑜律师深表认同。他说,“中国的律师职业是体制的产物,离开体制来谈抽象的公平和正义毫无意义,无论我们是谁都无法代表历史和上帝,看到很多同行因此而断送了职业生涯很是痛心。张军部长对我们提出这样的要求,真的是用心良苦。我真心地建议律师同行们,更多地去体味张军部长这些话背后更深刻的含义。”

  司法部党组成员、副部长熊选国在作律师法修改报告时,关于律师职能定位,也非常坚定地回答,律师法修改要解决的八大问题中,律师定位问题是根本。律师法修改必须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新时代的中国律师是社会主义法治工作者。律师的职业定位不仅仅是一个表述问题,更决定了律师的政治性、法律性、专业性、公益性等属性,决定了律师相应的权利与义务,决定了我国律师决不是所谓没有任何约束的“自由职业者”,决不能把自己等同于一般的服务提供者。

  宁夏善知律师事务所主任王辉律师在分论坛上也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做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律师,意识形态工作决定了律师文化前进的方向和道路,所以我们提出了党建强所。一个律师要懂规矩、守纪律,要有红线意识,要有底线意识,人无理不立,事无理不成,国无理不宁。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法官检察官和律师有着共同的信仰

  第十届中国律师论坛亮点纷呈,最大的亮点莫过于大检察官、大法官的身影同时出现在论坛上。

  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徐显明对司法部近期推动的一系列律师制度改革举措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检察官和律师同为法律职业共同体的重要组成部分,都要坚守共同的法治理想,共同的法治信仰,共同的法治底线和共同的职业道德底线。

  “虽然检察官和律师因其诉讼的角色和法定的职责不同,在庭审当中展现出了针锋相对、激烈对抗的关系,但是双方在追求公平正义的价值目标上具有统一性,律师和检察官是在以看似对抗的方式而实现共同的目标,也就是践行法治,维护公正。”徐显明认为,检察官和律师不仅是法庭上唇枪舌剑、短兵相接的对手,更是工作中切磋技艺、相互促进的良师益友。

  在他看来,随着全面依法治国的不断深化,随着改革的不断推进,过去存在的对于律师作用认识不足的问题,律师执业权利保障不足的问题,律师自律和他律管理不足的三大问题都将逐步得到解决。

  最高人民法院副部级专委刘贵祥介绍,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和司法部共同开展了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工作、律师调解试点工作,最高人民法院一直高度重视保障律师执业的权利。他说,法官与律师同为法律人,是社会主义法治工作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全面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有力的践行者、推动者,虽然在法治舞台上扮演了不同角色,但担负着共同的责任、共同的使命,共同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共同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因此,法官与律师要共同把忠于宪法和法律,维护司法公正捍卫公平正义作为共同的价值坐标。刘贵祥的致辞给了律师们极大的鼓舞。

  长期以来,社会上存在着律师经常吐槽抱怨执法环境不好的问题,论坛上,张军表示非常理解。他谈到,必须承认,问题是客观存在的,如同律师队伍自身仍然存在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一样,一些国家机关、司法机关和个别公职人员、司法人员执法司法中也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

  “曾有律师朋友告诉我,去国企办案遇到更多的是推诿,不敢也不能负责,去民企好多了,去外企办案简捷、负责、效率高,去国家机关则是一肚子的无奈!我相信这位律师遇到的绝不是个别现象,在座的你们都会遇到过。”张军以“老朋友”身份说的这些情况,引起在场律师的共鸣。

  不可否认在实践中存在一些问题,有的问题在律师中反映还比较强烈,比如,有的地方不当扩大“三类案件”范围、申请会见不安排或者不及时安排;一些地方对律师的阅卷请求不及时安排;个别地方仍然对律师出庭进行“歧视性”安检;甚至还发生当庭呵斥、辱骂律师,强行驱逐律师等情况。

  对于律师吐槽被法院驱逐出庭的现象,张军在此次论坛上也有所回应。“驱逐律师出庭的做法一定要避免,律师不在,你这个庭还开得下去吗?为什么不选择休庭?”张军介绍自己曾和最高人民法院的大法官谈起,得到的答案是肯定是积极的,律师们应该坚信法官检察官和律师都有着共同的法治信仰。张军一席话后,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张军说,中国的法治建设和律师业的发展几乎是同步的,现实中种种的不如意都需要时间来解决,很多问题都是执行中的问题,落实中的问题,主要是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也是改革不彻底的问题,这恰恰是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在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进程中,一直在大力推动也在有效解决中的问题。

  律师法修改已纳入国家修法计划

  第十届中国律师论坛亮点纷呈,就在于主题鲜明地把律师法修改提到了议事日程,不仅熊选国副部长以此为题作了报告,八个分论坛的重头戏也是律师法修改。

  为什么要修改律师法?熊选国在报告中首先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说,“从198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暂行条例》,到199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再到后来的几次修订、修正,从2007年律师法大修到现在,短短十年间,律师队伍人数从14万发展到34万多人,律师事务所从1.3万多家发展到2.6万多家,律师业务总量从240多万件增长到近440万件,律师事业的迅猛发展为法律修改奠定了坚实的实践基础。我国律师在职业定位、职业内容、执业环境、管理需求、权利保障等方面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及时对律师法进行修改,关系律师制度改革成果,关系到律师行业长远发展,非常必要。”

  律师法修改要解决的重点问题是什么?熊选国特别强调了律师职能定位问题,同时指出,健全完善律师执业行为规范和违法行为处罚规定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律师要不要管?怎么管?这本来不应当成为一个问题。但有不少人偏偏认为,律师是自由职业,不需要约束,也不需要管理。

  熊选国谈到,放眼世界各国,对律师这个职业都不是放任不管,反而是基于律师职责的特殊性,往往有着更加严格的管理约束,这也是保证律师事业健康发展的关键。

  “我们绝大多数律师是好的,但不可否认,少数律师存在执业行为不规范、不诚信的问题,极个别律师甚至从事违法犯罪活动。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黑龙江森耀律师事务所等的违法违规行为,严重损害了律师队伍的形象,影响很坏。在规范律师执业行为这个问题上,司法部态度是坚决的。去年,司法部、全国律协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律师惩戒工作的通知》,成立了律师惩戒委员会,全国律协和地方律协全部建立了投诉受理查处中心,实践证明,该严管的要严管,这是对我们行业长远发展有益的事情。”熊选国如是说。

  “惩戒要进一步到位,对于律师行业极个别的害群之马也要及时有力主动出手,以教育本身维护律师行业整体利益和形象,在这方面我们有的律协、司法行政机关同样有失职渎职现象。”对此,张军在作报告时表示也绝不能含糊。

  与此同时,律师论坛上,张军一直以“老朋友”的身份在关心律师。他说,他让全国律协做统计,据说也是第一次,就是每年有多少位律师英年早逝。仅仅2017年公开信息掌握,就有22位律师英年早逝,最小的年龄才36岁,特别让人痛心,毛维林就是倒在法律援助的道路上。张军在论坛上公布这个数字时,他自己的发言有了一个小小的停顿,会场也一片静寂,有的律师对这个数字感到震惊。

  张军认为司法行政机关、律协对律师的身心健康关心还远远不够。“在维护律师执业权利问题上,司法行政机关、律师协会负有重要职责,很好地、充分地履职还有很大潜力、还有很大空间。不能仅仅满足于每年安排一次体检,律协要让律师们感受到律师之家的温暖。”这也是司法部对各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协出的一个题目。

  律师论坛上,熊选国介绍,司法部第一个新闻发布会的主题就是关于律师执业权利保障,可见司法部党组对律师权益保护的重视。在部党组的坚强领导下,全国律协和地方各律协全部建立律师协会维权中心,受理和成功解决了一大批律师维权申请,在一些大家普遍关注的重大律师维权案件上,比如辽宁丹东金小鹏、朱平涉嫌妨碍作证案,北京京平所两位律师在湖北荆门被不明身份人员殴打事件等等,经过多方协调配合,都得到了妥善处置。应该说,通过不懈努力,律师执业权利保障得到了很大改善。全国律协成立“两个中心”,一手抓维权,一手抓惩戒,这是律师协会和律师管理的两个基本点。

  北京大学法学院陈瑞华教授在闭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谈到,维权是永恒的主旋律,是律师制度赖以发展的基础。陈瑞华认为,《律师法》首先应该是律师权益保障法。在我国相较于政法各机关,律师是弱者,律师行业并不占有一样的强势地位。“我这个观点可能是一家之言,不一定对,但作为一个学者,我向来秉承的是研究独立的一种理念。刑事辩护律师今天所面对的一系列困难其实就是没有地位,权利得不到保障,权利的救济没有应有的路径,这是根本问题。听到有些律师协会的会长朋友说自己所在的省份律师有多少人做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或党代表,我深深地为这些积极变化而感到振奋,因为现在律师参与政治的人数太少了,在整个国家大政方针、重大战略决策的制定过程中,这个群体的声音太微弱。”陈瑞华教授的观点获得在场律师热烈的掌声。

  在律师法修改分论坛,南昌龚家林、北京吴晨、海南苏文、杭州沈田丰、湖北彭证之、广西王锦意、深圳肖璟翊、北京周赛君、浙江贺宝健、广东卓学龙、陕西韩永安、黑龙江李亚兰等12名律师和中国政法大学王进喜教授都作了精彩发言。

  李亚兰律师建议,在此次修改《律师法》当中,应当明确律师的职责,并对律师角色进行准确定位,这必将有利于纠正社会公众对律师行业的错误认识,建立税务部门和其他国家机关对律师行业定位的正确认知,为律师执业建立更加科学合理的税收政策营造更加良好的执业环境。

  全国律协副会长蒋敏在律师法修改分论坛总结时说,大家热烈的讨论让他想起了古希伯来人的一句话,“当我们走得太快的时候,我们要停下来等待一下我们的灵魂,作为一个执业律师,我们必须依托的就是《律师法》,因为只有它能够保障我们行使权利,也只有它能够规范我们行使权利。”

  律师在依法治国中建功立业

  第十届中国律师论坛为何值得回味,是因为论坛上提到了律师在依法治国中如何建功立业问题。新时代、处于新的历史方位。律师如何在依法治国中建功立业?张军特别期待新时代中国律师做一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天使,更关注为老百姓服务:不要只盯大案子,“小案”更有责任感、更有使命感。陈瑞华教授也发表观点,他认为个案上的努力、规则的创建和立法的参与,是律师建功立业的机会,在此基础上关注民生、参与公益、关爱弱势群体,才会真正地建立功德。

  作为法律人,张军非常了解现代社会的精细分工,他特别呼吁做高端业务、更具责任感、使命感的大律师们以不同方式去践行对国家社会法律制度建设的责任。

  张军举例说,农民、低收入人群有了任何疑难杂症,他们特别相信协和医院,相信301医院,相信华西医科大学,也许不过是普通的常见病,但是这些大医院能把他们推出去吗?我这里讲到的不同方式,不是要让我们那些资深的被叫做大律师的群体一定要去代理家长里短的一般性民事法律纠纷,但是你的律所是不是应当也有这样的业务?“高端律师可以指派助手去完成,也可以以出资完成的方式,去履行法律援助义务,这就是不同方式。”张军如是表达。

  党的十九大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张军表示,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对律师职能作用发挥、对法律服务提出了新要求,对整个律师行业提出了新期待,也对中国律师提出了新挑战,带来了新机遇。

  新时代新机遇,广大律师在思想观念、能力素质上做好准备了吗?“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为中国律师“走出去”服务国家重大经贸活动创造了有利条件,涉外律师人才队伍建设能不能满足需求?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律师有没有适应这个变化?我们的律师能不能在党委政府决策中履好职、服好务?推进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我们律师的数量能不能满足需要,职业道德水平和出庭辩护质量是不是适应需要?建立律师调解制度,律师能力水平能不能胜任要求?让人民群众有更实在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我们是否已经做好了法律服务的方案?张军在第十届中国律师论坛上提出了一系列这样的追问。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来就没有简简单单的征程,从来就没有轻轻松松的事业。新时代律师队伍的建设,任重而道远,厚积而薄发。我们坚信,只要全体律师始终怀有一颗初心,始终怀有一份敬畏,哪怕前进的路上还有不少困难,还有不少沟坎,也一定会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迎来属于中国律师的新未来!新时代新机遇新征程,34万中国律师已经走在依法治国的方阵里,我们坚信,在未来的法治实践中,中国律师一定会交出一份让党中央放心让人民满意的答卷。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